【姓  名】 陳敏薰
【性  別】 女
【主產業別】 財經金融
【現  職】
〔台灣〕中華開發金控董事長
〔台灣〕理隆纖維工業(股)公司投資事業部協理
〔台灣〕台北101董事長
【出生日期】 1970(民國59年次)
父:陳重義。
妹:陳敏薇。
【學  歷】
★ 〔美國〕南加大企管碩士
【經  歷】
★ 〔台灣〕開發工銀董事(1998~2001)
★ 〔台灣〕開發金控及開發工銀常董(2001~)


陳敏薰

「像我這樣的年紀就坐到這樣的位置,很容易恃寵而驕,
或是覺得自己有別於凡人,這樣的想法是很危險」。

「 你在工作上,難免會龍困淺灘嘛,那很多事情其實,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
但是至少不要說,哪一天你跌倒了,全部的人,都吐你口水這樣子!」

「生活中最大的原則是「見招拆招」,凡是不會想太多,問題來了就解決。」

「我跟他們說,我是台北101的董事長,他們就會問你說,為什麼叫台北101,
為什麼叫101,那我就解釋說,因為100呀,就是完美呀,
那我們就是要比100,還要好呀!」

「外人只看到我光鮮亮麗白天的一面,卻不知道我的黑夜不比別人短!」



陳敏薰─「什麼都帶不走」

中華開發金控董事長陳敏薰在場演講中首度透露生活秘辛。
陳敏薰說,兩年前莫名其妙生了一場病,是一種癌症,
連學醫的媽媽都認為絕望了,一剎那「什麼都帶不走」 改變了她的一生,
讓她體會到簡單生活的可貴。

59年次、年輕貌美、擁有數億身價的陳敏薰,
不只成為媒體寵兒,更是職場F世代性幻想對象,
只是這些對於走過死亡的她,似乎都不是生命的重點。

陳敏薰說,面臨過死亡,她對人生的取捨,
只在乎會不會死人,只要不會死,她什麼事都敢嘗試,
因為再也沒有比失去生命更可怕了。
現在的她,勇於嘗試每件事,經常都是她第一次做。

珍惜生命的每一天,陳敏薰早上6點多就起床,7點多上班,
幾乎沒有一天晚上11點多前離開辦公室,上床睡覺已是清晨2點多。
最大的養生法寶是「熟睡」,因此,雖然睡眠時間不多,
但只要早上起床,她都能精神飽滿、頭腦清楚的處理每件事。

陳敏薰說,平常她吃的很自然、健康,不吃西藥,只吃中藥,
更不吃維他命,因為維他命是人工物品,身體經過分解、吸收兩道工程,
增加肝功能負擔,與其吃維他命C,寧可吃天然奇異果,
有維他命C、又有纖維,對人體更健康。

陳敏薰說,一年365天,三分之一放假日,已經有相當多時間可安排了。
她的另一個小秘密是提升時間的有效性,
如最近她提早下班,將公文帶回家批,
同一時間,她可以批公文、兼保養頭髮、上好指甲油、回電話、看資料,
同時間做很多事。

不過,今年情人節,陳敏薰說,她不過,怕別人追蹤;
而8月生日,有時間才過,沒時間就算了,這些她看得很隨性。
陳敏薰說,人生苦短,隨時都該Happy(快樂),
因為天會黑、天會亮,不會因為你而改變。
人比人,雖然會氣死人,但只要肯定自己,不自怨自艾,
會發現人比人,自己會更覺得好命。


勇於和別人不同

要做到「勇於嘗試、活出自己」,首先是要做「全世界第一個肯定自己的人」,
而且「千萬不要拒絕自己是與別人不同的」,這是非常重要的兩個前提。

每個人都必須先找出自己的特點,勇於和別人不同。
為什麼這樣說呢?這與我過去美國求學的經驗有很大影響。
我的英文名字叫Diana,從大一到大三時,我大多數的朋友都是老美,
住校的室友也沒有人會說中文,後來才慢慢融入東方的朋友圈。

那時候只要朋友留話找我,我就馬上知道是台灣人還是老外朋友找我。
因為只要是台灣人朋友打電話來,一定說「我要找Diana」,
但老外朋友一定是說「我要找敏薰」。

老外朋友叫我敏薰

我覺得很奇怪,問了老外朋友,
他們說「敏薰才是你真正的名字,Diana只是一個符號」。
雖然外國人對於「薰」這個字是很難發音的,
但他們會試著將「薰」唸得像,就是不想叫我「Di-ana」。
我覺得連外國人都這樣想,更何況是我們自己,這件事對我影響非常大。

我剛到美國時發現,很多原來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觀念,
老外是沒辦法想像;同樣的,在東方社會無法接受的很多觀念,
在另一個文化國度中可能是很好的觀念。不要太局限於自己的框框裡。

要不斷挑戰自己

我在洛杉磯住了快八年,洛杉磯各人種都有,是個小型的國際社會。
我體會到,不要因為我們的想法或觀念與既存的社會價值有衝突時,就不敢去顛覆它。

此外,也要不斷挑戰自己。以我的成長背景為例,我出生在大稻埕,
小學、國中唸的是公立小學,高中才唸私立學校。因為公立學校看的面比較廣,
不會生活在自己的象牙塔內;高中唸光仁,主要是希望到一個不要太有升學壓力的地方,
人格特質不要太偏頗。

28歲人生大轉變

大學到洛杉磯,然後工作一年多,再唸研究所,大概在洛杉磯住了八年。
97年回台,先在家族企業上班,98年代表理隆纖維到中華開發擔任董事,那一年我28歲。

那一年,我的人生有了很大轉變。在我的工作過程中,幾乎都是「前無古人」,
沒有人可以教我,我必須自己去摸索,所以我度過許多個難熬的夜晚,因為我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做。

像我28歲就當上開發董事,那時我才回台灣一年,根本不了解這個社會。
那時我頭髮很長幾乎到腰,我把頭髮放下來,打扮得很時髦、抱著厚厚的資料就去開發的董事會,
我清楚記得,有位董事好心提醒我「小姐,你可能走錯會議室,這裡是開發董事會」。

任開發董事壓力大

在開董事會時,我的壓力一直都很大,雖然報告看得很認真,但就是問不出問題。
但我看旁邊的董事,好像也沒怎麼看,但問題都切中要點。

因為不想成為「每次都沒有意見」的董事,
我第一次擔任開發董事的那三年,沒有什麼私人生活,
周一到周五東跑西跑看產業,周末假日就在家看書。
因為我每個月董事會都是要面對許多經驗豐富的董事,
我的人生、專業經驗差他們二、三十年,那個壓力是很大的。

自我鼓勵紓解壓力

那時我就用很多自我鼓勵的方式來自我安慰,
像是「雖然我比較年輕,但我有最新的國際知識」等方式不斷鼓勵自己。
當然我也可以很輕鬆去開會,反正也不會有人怪我,但自己就是不服輸的個性。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的很辛苦,必須用非常強的意志力去度過。

在東方社會,「年齡」容易讓我們自我設限。
一般人會想,這個人比我年長,他懂得一定比我多,就容易自我設限,自認「矮他很多截」。
但我比較不會有這樣的觀念,這也和我在國外唸大學有很大的關係。

談生意「我女兒比你大」

那一年我父親身體不好,家族很多擔子落到我身上。
當我出去談生意時,很多人會說「我女兒都比你大」,
再加上「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你就很難和他平起平坐去談生意。

接任開發金控董事長後,我也面臨許多「問號」
———例如質疑我「小孩開大車」、「開發這麼大,你這麼年輕,到底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要如何去調適呢?我覺得學會認同自己,勇於嘗試是很重要的。

代理董座怕股價跌停

從二月代理開發董事長後,就有很多股東打電話來質疑。
我記得很清楚,在代理的第一天,我趕快看開發的股價有沒有跌停,
心想「如果跌停我就完蛋了」,還好大家很捧場。

泰公是在第三次約談被收押,那天我人還在香港出差,
臨時被叫回來,那時根本沒有心理準備。
中國人有句古話「做人就是做生意」、「做生意就是做人」,
所以我的工作其實很簡單,並不需要有很多專業知識,
而是須創造一個環境,讓公司內的同仁得以發揮專業。

我的黑夜沒比別人短

在代理的前兩個月期間,我每天都在辦公室工作到11點以後才下班,
回家後再處理一些事務,睡覺時至少已經清晨二點。
但我隔天一定精神很好去上班,因為我必須是「全公司最有信心的人」。

很多人從外面看可能覺得我很順、很穩,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
但每個人都有白天那一面,也有黑夜那一面,我的黑夜不見得比別人短,
只是別人只看到我的白天,沒有看到我的黑夜。一年有春夏秋冬四季,人生怎麼可能沒有起起落落。

那場大病一度絕望

二年前我曾經生過一場病,中醫西醫都看了,但腫塊還是不斷在長大。
我母親是學醫的,她陪我度過那段日子,但她什麼都不跟我說,我更擔心,「因為那表示很嚴重」。

當時我對這個病已經絕望了,所以到北海道去住了半個月,
這段經歷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改變。北海道是農業社會,在那裡我體會到生活其實是很簡單的,
很多東西都不是那麼必要的。

思考人生 你要什麼

我深刻體驗到,當人面對死亡時,會很嚴肅去思考你的人生,
去問自己「到底要什麼」,結果在那一瞬間,我發現自己什麼都帶不走。

後來病好了,但有過這段經歷,當我再面對很多困難、很多抉擇時,
我會以比較健康的心態去思考,所以做的決定比較客觀。
雖然不敢說是自己是「無欲則剛」,但當你對很多事的看法比較淡然時,
就能比較堅持自己的想法去做,比較不會怕去得罪這、得罪那,
綁手綁腳,到最後什麼都做不好。

回台灣五、六年來,在各種場合中我常是最年輕的人,也常是唯一的女性,
在接任開發董事長後,也因此受到大眾的注目,電視脫口秀節目也在模倣我。

肯定自己堅持抉擇

其實大家會對我這麼有興趣,說穿了是一種discrimination(歧視)。
如果我今天是一個男性,或表現得男性化一些,大家可能就覺得蠻正常的,不會對我這麼注意。

我還是「我行我素」。因為任何事情都要有第一個人去做,
但要當「第一個人」蠻辛苦的,因為你和別人都不一樣,
周圍的人會一直告訴你如何修正比較好。
在聽到這麼多意見後,如何還能相信自己的抉擇是對的,
先決條件就是必須先肯定自己,有勇氣與別人不同。

讀書讓自己謙卑

我身邊的人常告訴我「不要這樣做,否則會有什麼後果」。
因為曾面對過生命危險,我的方法蠻簡單的,
就是問自己「這樣做會不會死人」,如果不會,就去做吧。
因為還有什麼比命都沒有還可怕?
就連這麼可怕的心情我都曾面對它一年過,很多事就沒有那麼可怕。

我也喜歡看與自己工作不同領域的書,這樣人會比較謙卑,
如此一來會比較有動力去學習,去追求自我成長,才能出類拔萃。
到現在我還會不定期與唸哲學的朋友見面,我很多idea都是他們給我的,
因為他們完全沒有「框框」,但有很多想法是我從沒想過的。




五十九年次的陳敏薰,出身於向來神秘的迪化街家族,
她的父親為國內最大花式紡紗廠︱理隆纖維的董事長,
理隆陳家過去以紡織及窯業起家,陳敏薰的父親屬於第二代的接班人,
近年來在本業營運穩定的狀況下,更將投資觸角伸向金融、高科技等產業,
其中中華開發工銀,即是理隆陳家的重要投資之一。

  出身迪化街 行事低調

  由於生長於「多金」的迪化街家族,家族的行事態度又極度低調,
因此陳敏薰的求學生涯,也少有轟轟烈烈的舉動,國中就讀光仁中學的陳敏薰,
總是一到放學時刻,就立刻乘坐家中的專車回家,
因此同學們對她的印象,也僅止於誠懇、有禮貌等評語。
陳敏薰在光仁中學畢業後,赴美攻讀大學,在南加大攻讀財務金融系,
隨後又從彼得杜拉克管理學院,取得MBA碩士學位。

  被家族用心栽培的陳敏薰,民國八十七年學成回台,
先在理隆纖維擔任投資部協理,之後理隆家族進入開發工銀,
在取得董事席次後,父親陳重義便指派陳敏薰代表理隆家族擔任開發工銀董事,至今已有五年的時間。

  外界對於她如何能獲得劉泰英的信任相當好奇,據了解,
陳敏薰曾在兩年前開發工銀的董座大戰中,在董事會中發言力挺劉泰英出任董事長,
因而深獲劉泰英的信任,再加上陳父與劉泰英的交情,
至此之後,陳敏薰也就成為劉泰英積極栽培的對象。

  再加上理隆陳家為開發最大股東,陳敏薰得以擔任常董職務,
雖然並沒有實際參與開發工銀的業務,但因為常董職務的關係,她過去數年來,
與開發各部門主管互動密切,得以全盤了解開發金控的現況。

  過去這一個多月來,她面對劉泰英被求刑十六年,外界看好她的代董職務可能獲得「真除」,
她卻始終不斷的尊崇劉泰英,提醒外界董事長仍是劉泰英的事實;面對外界傳言,
她與胡定吾間爭奪董事長寶座,她也不時的為胡定吾抱屈,強調她與胡定吾是多年的好友,
外界的傳言讓他們頗為尷尬…,在在均是維護他人的言詞。

  老友眼中的陳敏薰,有著得體的談吐、謙恭的態度,充分凸顯出她的嚴謹家教,
以及極高的自我要求;此外,她樂於學習、旺盛的企圖心,以及強烈的責任感,也讓她的老友們極度稱許。

  近年來,因為進入開發工銀擔任董事,陳敏薰經常跟隨劉泰英四處學習,
早已吸引投資界人士的注目,此外,陳敏薰也多次跟隨胡定吾出國考察業務,
在公司主管眼中,她就如同一塊海綿,不斷的吸收與學習。

  進凱校學習 拓展人脈

  近來陳敏薰的另一個話題,則是在擔任代理董事長期間,報名參加凱達格蘭學校,
因此給予外界有意「綠化」的聯想,她笑容滿面的從總統陳水扁手中,接過畢業證書,
不得不佩服年紀輕輕的她,積極拓展人脈的企圖心,就如同她的學習態度一樣強烈。

  不過,成為媒體焦點的陳敏薰,在高密度的曝光後,早已是個完完全全的公眾人物了,
不但外界關注她的婚姻大事,陳敏薰也感嘆,她再也不能輕鬆的在遠企飯店,
和她的同學輕鬆的喝個下午茶、聊聊八卦,必須隨時保持完美的形象,以面對外界好奇的眼光。

陳敏薰

出生:民國 59 年次,獅子座
身高:約 165 公分
體重:49 公斤
學歷:私立光仁中學高中部(國中查不到,只知道是公立學校)
   南加大財金系(第一年念哲學系,第二年轉財金系)
   彼得杜拉克管理學院企管碩士
經歷:理隆纖維企畫經理
   中華開發董事、常務董事、代理董事長
   敏理投資董事長

提到名女人陳敏薰,除了中華開發金控董事長的角色外,
根據本期TVBS週刊報導,私底下陳敏薰會彈鋼琴,喜歡聽台語歌,
2年前還曾經罹患癌症,而劉若英還是陳敏薰高中同學,包括陳敏薰的成長和求學過程,
這期TVBS週刊都有詳細的報導。


你所不知道的陳敏薰,斗大的標題讓人好奇,打開一看,3篇專題報導,揭開陳敏薰的神秘面紗。



說陳敏薰是才貌雙全一點也不為過,年約34歲的陳敏薰,
身高165公分,體重約46公斤,一襲剪裁合宜的深色套裝
,讓她贏得金融界最美麗的女人封號。


這是高中時期的陳敏薰,唸的是以音樂班聞名的光仁高中,
從頭髮、制服到鞋子都白白淨淨,一塵不染,不但學會彈鋼琴,
比起同年齡女孩顯得格外成熟,因為每天有凱迪拉克轎車接送上下學,還被同學取了一個綽號叫拉妹。


提到陳敏薰同學,同樣出了不少名人,有政商界第二代公子,還有演藝圈藝人,
其中又以劉若英是最明顯的例子,當年的劉若英和陳敏薰都是校園風雲人物,
陳敏薰待人客氣,功課又好,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畢業後到美國唸南加大財金系,
加上工作經驗,練就一身本領。


2年前即將成為劉泰英的接班人之際,卻意外檢查出罹患癌症,
和母親到日本北海道居住養病半個多月,想通了許多事,
讓陳敏薰更加看透世事,更加豁達,此外,陳敏薰還透露,其實不愛名牌,
只要樣式好看就會買,很多人不知道,陳敏薰喜歡台語歌,尤其是江惠和黃乙玲的歌都喜歡。

被稱為「台灣最美麗銀行家」的開發金控董事長陳敏薰,
可以說是過去5個月來攻佔媒體版面最頻繁、篇幅最大的新聞人物,
不論從出任開發代理董事長到營救劉泰英的事件中,
或是報名凱達格蘭學校和赴花蓮助選,陳敏薰都是外界關注的寵兒,
不過陳敏薰的一顰一笑背後,更加深外界對這個出身迪化街家族企業第三代的好奇。

從未參與理隆本業

如同大多數富家千金一般,陳敏薰從小就學鋼琴、唸私立教會學校,
大學時被父母送到美國留學、回國後在大股東都是陳家第二代三房的家族企業理隆纖維上班;
擔任開發金控代理董事長之前,她是理隆投資部協理。

不過和其他家族企業接班人不同的是,陳敏薰並沒有真正參與理隆本業的經營,
而是由父親、也就是理隆董事長陳重義在董監事同意下,
另外成立創投部門,負責轉投資的中盛創投、群通創投、敏理投資等。

家裡並不寄望接班

理隆董事長特助李龍圖說,陳敏薰的父親雖然受的是日式教育,
但是企業經營的理念較接近西方管理,像是理隆紡織部門的十幾位一級主管,
全部都是由專業經理人擔綱,「讓有能力的做事,一直是理隆這個家族企業的經營文化」,
所以即使是董事長、大股東的寶貝千金,也不會擔任空降部隊指揮官,而是從旁學習。

所以,不管是陳敏薰或是大妹陳敏薇,姊妹兩人都是從家族企業的「旁支」做起,
而未來也不一定會成為理隆的經營者。「他並不指望要我們接班,如果外面有更適合的發展機會,
他會讓我們去,甚至鼓勵我們姊妹去見世面。」目前擔任理隆投資事業部協理的陳敏薇,
並不掩飾作為家族企業第三代,曾經和父親陳重義交換過家族企業延續煙火的問題。

姊妹倆曾拒絕見習

李龍圖透露,其實當初希望陳敏薰姊妹到理隆「見習」,雖然是陳重義的意思,
不過也經過一番「折騰」,原因是姊妹二人剛開始都有些排斥,最主要是對紡織業經營不感興趣。

學企管的老大陳敏薰被老爸以功利角度分析,建議她先在自己家族企業中學習金融投資操作,
也比較有機會到遇到適合的創業機遇試試身手,所以南加大畢業回國後沒有多久,
父親就派她代表理隆擔任開發董事,刻意安排由劉泰英親自調教,2年後便擔任開發常董,
現在則是打破眾人眼鏡,扶搖成為董事長。

三妹敏楓服裝設計

至於老二陳敏薇剛回國並沒有在理隆任職,而是自己到一家外商做事,
做了2年後才回到家族企業。回顧這段職場經歷,陳敏薇說,在家族事業外做事比較沒有壓力、
可以自在發揮,現在回到家族裡來,注視妳的人當然比較多,不過也算是企業第三代成長的一部份,
她自己覺得調適的還不錯。而三妹陳敏楓就沒有打算進入家族企業裡,留在紐約從事服裝設計,
據說陳敏薰姊妹的有些服飾,還是出自這位妹妹之手。

李龍圖表示,儘管陳敏薰、陳敏薇都在理隆實習過,不過父親陳重義也約法三章,
要求她們全力以赴,「做什麼、像什麼」,絕對不可以在公司裡「狐假虎威」、
耍特權,否則就要她們「滾蛋」。所以理隆雖然都是陳氏家族為主的企業,
不過陳氏後代卻很少人在理隆工作,因為「陳家人在理隆反而會被做更嚴格要求,以身作則」。
理隆營業管理部經理范永鄰也說,以陳敏薰姊妹為例,
兩人幾乎都是早上8點準時上班、晚上8、9點才下班。

媒體焦點 表現超乎年齡

身為長女,陳敏薰似乎還是比妹妹們更需擔負起家族的責任,
所以每次面對媒體時,陳敏薰總是展現超乎年齡的自信,像是她的成熟穿著打扮經常成為話題。

一位從小看她長大的理隆主管說,雖然以前經常就是一襲黑衣裝扮,
不過從電視畫面看到她應付媒體自在的雍容態度和所承受複雜萬變的環境,
昔日活潑、外向的董事長千金確實變得比較成熟。范永鄰則是透露,
儘管公開場合陳敏薰都說國語,私下交談陳家都還是夾雜著大稻埕口音的台語,
顯示陳敏薰的適應能力很強。

敏薰獅子座 生日

獅子座、要過34歲生日的陳敏薰,在理隆老臣的眼中,
有著得體的談吐、謙恭的態度,充分凸顯出嚴謹的家教和極高的自我要求。
但令這些向來低調保守的迪化街人士訝異的是,陳敏薰積極且公開涉足政商圈,
充分表達她拓展人脈的企圖心,就如同她的學習態度一樣強烈。
「也許她有意從政也說不定」,民進黨立委、她的凱達格蘭同學高志鵬這樣認為。

作為迪化街家族的第三代,陳敏薰散發不同於外省政商幫的台灣上層人家出身的另類氣質,
有人將她比擬為「殷琪第二」,不過她幽默的說「自己還沒有40歲」。

家族栽培 任重道遠

對有心栽培陳敏薰的陳氏家族來說,陳敏薰初試身手有了好的開始,
還需有「好的結論」,就是將開發金經營更好、讓股東獲利,
「陳敏薰的任務,路還很長,還需要繼續努力。」李龍圖轉述陳重義對愛女的期待。

全站熱搜

yu1985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